<code id='contradiction'></code><option id='contradiction'><table id='contradiction'><b id='contradiction'></b></table><button id='contradiction'></button></option>

    <dfn id='contradiction'><dfn id='contradiction'></dfn></dfn>

    萧晨,龙域,青春的萌动,曾几何时天魔的黑兔

    2019-06-24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  萧晨,龙域,青春的萌动,曾几何时天魔的黑兔

    萧晨  银月转动,将一排铁箭震落,咯嘣咯嘣作响,即便是铁杆也承受不住,彻底断裂。  这就是狻猊,一头真正的太古遗种,虽然高贵血统已然不纯,不复太古祖先那般逆天,但依然在山脉深处称尊一方。  然而,狻猊太可怕,金色瞳孔深处射出两道光束,伴随着雷鸣声,击在了离火牛魔的躯体上,让其符文溃散,身体上出现一道道可怕的血痕。  “呀,它真的死了。”小不点与青鳞鹰来到近前,碰了碰狻猊,此时它的身体慢慢冷了下来,生机已断。

    龙域  一声轻颤,那片光点倒转飞回,重新化成了一条兽牙串,出现在狈风的手腕上,颗颗莹白剔透,美丽的晃人眼。  它的体积相对青鳞鹰来说很小,但攻击力却极强,一爪子下去直接从青鳞鹰的身上挖下十几斤肉来,竟能破开那青鳞。  轰隆一声,青鳞鹰抓下的狻猊宝体最先落地,将林中的巨石都撞裂了,接着是青鳞鹰的庞大身体,落在草木间。  这一次光点排列,化成了一头形似狼的怪物,扑向前来,张开了光灿灿的狰狞巨口,吞咬小不点。

    青春的萌动  “嗷……”  小不点一招手,银月旋转,托起那条兽牙串飞回,带到了他的眼前。  “你敢?!”小不点立眉,握紧了小拳头,挡在青鳞鹰身前。  青鳞鹰异常兴奋,与平日凶悍的样子不同,此刻一双眼睛半眯,近乎沉醉。

    曾几何时天魔的黑兔  所有凶禽猛兽全都战栗,这是一头比狻猊弱不了多少的猿王,竟从山脉深处走出来了,怎不让它们恐惧?!  小不点并不停手,第一轮银月暗淡后又祭出第二轮银月,猛斩不停,终于喀嚓一声,鼠王的骨骼断裂了部分,遭受了重创。  “咚”的一声,它一脚蹬裂大地,魔翼一展,形成一股飓风,带着滔天的黑雾,冲向山脉深处。  “青大婶你没事吧?”小不点跑了回来,见到青鳞鹰的伤口处插着一杆铁矛,还有几支铁箭,心疼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。

    编辑:陈建

    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版权所有::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
    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南街12号 邮编:100037
    信箱: beijing@chinanews.com.cn  技术支持:中国新闻社网络中心